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5年05月13日

迷蒙的意境

坐在室內往外看,蒼蒼茫茫,那些來自遠方的精靈手舞足蹈,面帶微笑,似是參加一個盛大的聚會。偶爾幾朵大片的雪花撞到窗玻上,絢爛綻放。望著那些飛舞的雪花,心有種莫名的激動,一種透明的力,打開了塵封緊閉的荊扉,遁入飄渺迷蒙的意境中……

喜歡雪,獨憐她的輕盈,她的精美剔透,她的純潔浪漫,而且融入她的世界,心裏沉澱的些許煩憂雜念霎時不翼而飛,就像置身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,胸襟隨著海的博大精深漸次闊延,最終與無涯的水域疊合。

接踵絡繹的菱花織就蒙蒙的銀色霧,雪與霧纏纏繞繞,摹開一副浮動的江南畫景。氣質超凡,清麗脫俗的你,從遠古墨熏的經典書中走出,啟開雲門,著一襲銀色風披,飄然天降,飄到了似熟非熟的地方,飄進了我的眉野。深炯的眼神含蓄著天籟般甜潤的笑意,徘徊簇簇梅朵綴枝的曲廊,緬甸的腮頰被鮮活的粉瓣韻得紅嘟嘟的,添了幾分儒雅,幾分飄逸,仿若素顏倜儻怡紅公子再現,也如硯臺勾勒的墨煙。你,隱懷著青蔥的瑞機,把蒼瀛的塵絮依稀拂袖,只為幾世的約,幾世的緣,和你就這樣,就這樣相遇在了暮煙涵雪蒙瀧梅林裏。

想來,與你的邂逅,一如暮春飄落的花瓣,於春溪相遇,那麼的自然,默默依逢,輕輕,微微,連一絲波紋也沒泛起。踏雪尋梅,如夢若幻古往今來,詩人墨客筆下的畫意詩情,卻被你我挽就。也許,上天旨意,你,從天涯彼岸踏雪而程,而我受蓮花寶座佛點化,從此岸動身陌上,披風冒雪,於梅花競綻的季節,在黃埔江畔一隅,一眸驚鴻,我走進了你的夢裏,你走進了我的世界。千古破繭,竟然圓了騷客的格林童話,潤了惟妙惟肖的畫屏。前世的緣,今生的分,終和你相遇,在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,那樣寂靜的周遭,那樣姹紫嫣紅的梅岸,到底是我已等你千年,還是你等了我幾世,一天一天尋找,一點一點堅持,在紅塵最深處,你,成為我生命的獨一無二,開始了無窮無盡的情牽。

那個飄雪的冬天,我們常常攜手漫步在校園的情景。操場上堆滿了厚厚的積雪,每天自修結束,在關燈前的縫隙裏,你與我,一前一後雙腳踏在松軟的雪被上,傳來一聲聲清脆的“咯吱、咯吱”的響聲,留下一行行或深或淺蜿蜒腳印。徹骨的西北風,吹亂了我們的頭發,吹疼了我們的面頰,吹卷了我們的衣角,卻阻止不了扣手向前的腳步。一步一搖,謹小慎微地前行,偶爾和你玩笑下,甩開你緊握的大手,偷偷繞到你的身後,躡手躡腳地,尾隨著你的腳印向前挪動著。你能感到我的喘息,卻佯裝不知,有意遠處搜尋。我用手捂著口,把笑聲鎖在唇內,你,一個急轉身抓著我,口裏不停的調皮鬼,調皮鬼,看你還頑耍不,繼而沉寂,相互凝視對方,彼此從眼神中發現其中的故作神秘,方才不約而同的朗朗傻笑,笑聲灑滿一地,滾落很遠很遠……

佇立在雪野中,天地間一片白色,如霧如煙,我們張開雙臂,旋轉著,旋轉著,天不是天,地不是地,渾天渾地,天地清一色,靜靜感受雪花飄揚在發梢,在指尖,柔柔的飄落……

看著我額前被雪水打濕的劉海,你,輕輕的為我捋了捋。我,微微閉上眼睛,心裝滿了一種顫動,顫動在彼此深邃的凝望中。我們的熱情已經驅走冬日的嚴寒,在溫情脈脈裏默默不語,看那綿綿飄落的雪片紗罩梅枝,若夢,灰暗的心境清新透明。你放松矜持,淺微微笑探意,有多少人劈荊斬棘踏雪,曆盡萬苦千辛,探尋塵寰中那剪傲然綻放的紅梅,如果能夠發現,是何等的奇遇啊!你,滿懷希冀,目光索向我的臉上,而我只笑不語。

那片雪中竹林,煙水浸潤翠林靈氣,一株株縱橫交錯,映著溪潭的神秘。那深不見底的潭,只有偶爾被風吹拂泛起一個亮亮的小旋渦,漣波蕩搖,一波波綠意自遠撲來,好似墨青色的水在羞澀地流。這嚴寒封不住的溪流,汩汩滋生著幾許煙雨,蘊涵著多少悠遠的故事。感情是否也如同這片沒有被雪花封枯的竹溪一樣,容不得一絲虛假?如雪般晶瑩透明,潔白無暇的真愛純情,是我夢寐以求的,才值得燃燒生命愛戀、惜護、珍藏。即使相隔天涯,永不相見;即使歲月荏苒,夕陽暮年。當我們顧首來時路,有一方天空始終最明徹、最純淨,一如當初……



  


Posted by lshds at 17:23Comments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