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6年02月12日

那種熱血奔流的感覺正是我的生命



在行走的大街過道裏,我的腳步,在光影裏跳蕩著,並無限延伸。走到目的地,就能看到我媽的院子裏一株高大的枇杷樹,比碗口還要大,高達五米屹立在那裏。我無數次來此體驗太陽落在院子裏的景象。日光覆蓋枇杷樹下,靜止不動又千變萬化的景象,一直令我著迷。

我常想現在枇杷樹的皮膚是那樣的粗糙,枝幹是那樣的遒勁,一陣弱小的風是奈何不了它的,就是更大的風在它面前也無濟無事,用刀來砍也不能把它如何。縱使是它成熟果實掛在枝頭上的時侯,當大人、小孩爬到它樹幹上,去采它的果實吃,讓它的身上遍布了傷痕,它還是保持沉默,讓傷口結痂了,結痂的勳章也綴在枇杷樹胸前。見證了枇杷樹是經曆了風風雨雨十幾年,也是成長曆程的記載。也沉澱了多少記憶在其中。使它更加的桀驁不馴,有著更加堅硬外表,並結出更多碩果的枇杷樹。

我在門檻邊坐著。看著枇杷樹,它是那樣的緘默不語,太深太深的沉默阻隔了我與它之間的溝通。看著樹下的花草,它們是有著在春天裏等著開放的妖嬈。相對來說此時的枇杷樹被現實擠兌到角落的美,遠遠地兀自荒涼著。還有看著宅基的根處,看陰涼角落裏,兀自寂寞豐盛生長的綠苔。心頭會有一些清潔和落寞。這些落寞的光景,讓人憐愛。那又是誰的愛呢?我願意留在那兒,又一直想著出逃,像一片樹葉被捆綁在一棵樹上,結不成果實,也完不成秋天到來時,生命自然終了的美姿。樹葉抖動時,就是那種顫栗中,傳過來疼痛的呼喊了。

植物花葉和人感覺都是敏銳的,植物的清香和樹葉脂肪肝中醫落地的腐爛氣息,攪合在一起。一邊是死亡一邊是新生。以至於在這樣的冬天,氣息形成了我頭腦裏的念頭。乃至於傳到身體內部的起伏。無數次寫到春草蓬生和生命被摧殘的對應之感。一邊是對生命飽滿狀態的熱切還原,另一邊卻是傷害、圍困、限制。我感覺到生命裏,十分明晰地潛藏著動蕩不安的元素。

也就在此時,我看到枇杷樹的花朵雪白,堆積在枝頭,像一堆過去歲月裏未溶化的雪。我知道這些雪一樣的花朵是從樹的內心滲出來的,這枇杷樹不願意訴說,習慣了沉默,是內心堆積太多到了無法控制就從體內滲出。這些枇杷花決不是因為妒忌而開花,它的花朵沒有色彩,沒有造型,更沒有味道,它是一種讓人感受到一種無法用詞來表達的一種意境。那讓我想到,我要從生活廢墟上,裹緊自己脂肪肝中醫的衣角,奔跑到某個冷風蕭瑟的牆根,在奔跑中身體感受到熱量。






  


Posted by lshds at 16:48Comments(0)